SHIAN HEALTH ONLINE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快讯 > 文章正文

到底什么脉象,可断定病人命不久矣呢?

发布时间:2020-08-06 13:09

在古代典籍或古装剧中,常有这样一个情节:医生一边摸着病人的脉象,一边满面痛惜地摇了摇头,其中含义不言而喻——病人没救了。那么,医生到底摸到了什么脉象,才断定病人命不久矣的呢?这是故事的戏剧效果还是真实可信的医术呢?今天,就为大家揭秘这诊脉断人生死(或病情轻重)的“神奇”方法,快来文中看看吧!

作为合格的中医师,不仅要能够辨证施治,达到“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的程度,还必须能用自己的方式来“视死别生”。不能因为病人拿来的化验单结果表现病重就认为他病重,也不能因为病人拿来的化验单结果表现病轻就认为病易治,我们必须有自己判断病人病情轻重的方法。

中医眼中的重病人在西医眼中甚至可能认为没病,而很多西医认为重病不治的病人,来到中医这里看可能是很简单的小病,当然更多的是中医看是大病,西医检查结果也是大病。下面我就通过脉象和症状来说明中医决死生之法。

中医从脉象判断是否病重,一般看脉“是否阴阳离决”与“是否有胃气”。

判断阴阳是否离绝用人迎气口诊法,即关前一分与关脉的差异,如果关前一分远远大于关脉,甚至关前一分是关脉的三四倍,这为外关脉,说明阴阳马上就要分离了。如果关前一分远远小于关脉,甚至关脉是关前一分的三四倍,这为内格脉,也说明阴阳马上就要分离了。关格者与之短期,很快就有生命危险,“关格之脉赢,不能极于天地之精气,则死矣。”“人无胃气曰逆,逆者死”,判断病人死生还要看是否有胃气,即使没有出现关格脉,病人出现没有胃气的脉也是死脉。

知常篇

提纲要脉,总归浮、沉、迟、数、滑、涩六类。包括表里、阴阳、寒热、虚实、脏腑气血。浮为阳为表,沉为阴为里;迟为在脏,为寒为虚;数为在腑,为热为实;滑为血有余,涩为气独滞。浮沉以举按轻重言。洪、芤、弦、虚、濡、长、散,皆轻按而得之类,故统于浮;短、细、实、伏、牢、革、代,皆重手而得之类,故统于沉。迟数以息至多少言。若微、弱、缓、结,皆迟之类,故统于迟;紧、促、动皆数之类,故统于数。滑虽似数,涩虽似迟,而其理各别,因迟数以呼吸定其至数,滑、涩则以往来察其形状,且滑、涩两脉,多主气血,故此两脉虽无所统,平列于浮沉迟数为六纲。

1.浮脉

浮以候表,其象轻手即得,重手不见,动在肌肉之上。浮为风、虚、眩之候,阳脉浮为表热,阴脉浮为表虚。浮而有力是风热,浮而无力是血弱。

洪:浮而有力为洪,即是大脉,又名钩脉,其象极大而数,按之满指,如群波之涌,来盛去衰,来大去长。洪为经络大热,血气燔灼之候。凡久嗽咳血忌见此脉。形瘦多气者大忌。凡病脉见洪是病加重之象。洪为表里皆热,为大小便秘,为烦躁,为口燥咽干。

芤:浮而无力为芤,其象浮大而柔软,按之中央空两边实,指下成窟,诊察在浮举重按之间得之。芤为失血之候,为气有余,血不足,血不足以载气之征。火犯阳经则血上溢而见吐衄,火侵阴络则血下流,而见便血、崩漏。

弦:浮而端直为弦,其象按之不移,举之应手端直,如新张弓弦之状。弦为血气收敛,为阳中伏阴,或经络间为寒所滞之候。弦紧数劲为太过,弦紧而细为不及,弦而软病轻,弦而硬病重,轻虚以滑者平,实滑如循长竿者,病劲急。主痛,为疟,为疝,为饮,为冷痹,为劳倦,为拘急,为寒热,为血虚,为盗汗,为寒凝气结。弦兼数为劳疟,弦兼长则中有积滞,两手脉皆弦为胁急痛。

虚:浮而迟大为虚,其象迟软散大,举按少力,豁然空虚,不能自固。虚为气血俱虚之候,多为内脏不足之症,为伤暑,为虚损,为烦躁,为自汗,为小儿惊风。

濡:浮而迟细为濡,即软脉。其象虚软无力,应手细散,如棉絮之在水中,轻手相得,重手按之即随手而没。濡为气血两虚之候,亦主脾湿,为虚损,为自汗,为痹,为下冷,为亡血少气。

长:浮而迢亘为长,其象不大不小迢迢自若,指下有余,过于本位。长为气血皆有余之候,有三部之长,有一部之长,按之如牵绳则病。为壮热,为癫痫,为阳毒内蕴,为三焦烦热,为阳明经热盛。

散:浮而虚大为散,其象有表无里,有阴无阳,按之满指,散而不聚,来去不明。散为气血耗散,脏腑真气消耗。若心脉浮大而散,肺脉短涩而散,犹为平脉。倘病脉见代散者病危,主虚阳不敛,心气不足,多非佳兆。

2.沉脉

沉脉以候里,其象轻手不见,重手乃得,按至肌肉以下,著于筋骨之间。沉为阴逆阳虚之候,主阴经病,主气,主水,主寒,主骨,为停饮,为癖块,为胁胀,为厥逆,为洞泄。沉兼细为少气,沉兼滑是宿食停滞,沉兼迟是痼冷内寒,沉兼伏主吐泻,沉兼数是内热甚,沉兼弦是心腹冷痛。

短:沉而不及为短,其象两头短缩不满,不及本位,应手而回。短为气血不足之候,俱主不及之病。亦主三焦气壅,宿食不消。短脉兼浮为血涩,短脉兼沉多痞块。短脉一般只见于尺寸,若见关部短,上不通寸,下不通尺,则是阴阳危绝之候。

细:沉而微软为细,其象小于微而常有,细直而软,指下寻之,往来如蚕丝状。细为血冷气虚不足以充之候。主诸虚劳损。为元气不足,内外俱冷,虚弱洞泄,忧劳过度。或为湿侵腰脊,为积为痛,俱主在内在下之病。

实:沉而弦长为实,其象举按不绝,迢亘而长,不疾不徐,动而有力。实为三焦气满之候。俱主有余之病。为呕,为痛,为利,为气塞,为气聚,为食积,为伏阳在内。

伏:沉极几无为伏,其象极重按之,直至透筋著骨,指下始觉隐隐然。伏为阴阳潜伏,关格闭塞之候。关前得之为阳伏,关后得之为阴伏。见脉伏者,不可发汗。主痛甚,为积聚,为疝瘕,为吐泻,为水气,为食不消,为营卫气闭而厥逆。

牢:沉而有力为牢,其象以沉似伏,实大而长,少弦,按之动而不移,若牢固然。牢为沉寒里实,或劳伤痿极之候。沉寒里实者,为疝症瘕。劳伤痿极者,多近乎无胃气之危殆病证,是虚病反见实脉。此外,有见于骨节疼痛之表证。

革:沉失常度为革,其象沉伏实大,如按鼓皮一般。革为虚寒失血之候(其实即芤弦两脉相合之象,芤为虚,弦为寒,虚寒相搏)。主男子亡血失精,女子半产漏下,又为中风感湿之证。

代:沉而更代为代,其象动而中止,良久方还,复动,前后歇止均匀,而有定数。代为脏气虚衰,气血不足之候。若病羸瘦见此,是为一脏衰竭之象。若因病气血骤损而至元气卒不相续,或因风因痛而致则为病脉,妥善调治,仍属无妨。

3.迟脉

迟脉以候脏,其象呼吸之间,脉仅三至,来去极慢。迟为阴盛阳虚之候,阳不胜阴,故脉来不及。居寸为气不足,气寒则缩。居尺为血不足,血寒则凝。主寒,主虚。兼浮为表寒。阳不足,身必恶寒。兼沉为里寒。阳不足,常致脏寒下利。

微:迟而细软为微,其象极细而软,若有若无,按之如欲绝。微为气虚血弱之候,又主阴寒。亦有外感蓄热在里,脉道不利,不属于寒者,当分别之。总之,气血微脉亦微,主虚弱。为虚汗,为泄泻,为少气,为崩漏不止。

弱:迟而无力为弱,其象极软而沉细,按之欲绝,轻取则无。弱脉为阳陷入阴、精气不足之候,亦主筋。为痼冷,为烘热,为泄精,为虚汗,为筋痿,为虚亏。弱而兼滑,为有胃气。弱而兼涩,多为久病。阳浮阴弱,则为血虚而筋急,恶寒发热。

缓:迟而有力为缓,其象比浮而稍大,似迟而小疾。一息四至,来往迂缓,呼吸徐徐。缓为气血向衰之疾。若不沉不浮,从容和缓,无徐疾微弱之偏,则为神气充足,脾胃正常之象。倘为病脉则为风,为虚,为痹,为弱,为疼。在上为项强,在下为脚弱。兼浮为外感风邪,兼沉为血气虚弱。

结:迟而时止为结。其象来时迟缓,时一止又复来。结脉为阴独盛,而阳不能相入之候。此为阴脉之极,为亡阳,为汗下,为疝瘕,为积聚,为宿痰滞结,为气血凝结,为食饮留滞,为七情郁结。兼浮为寒邪滞结,兼沉为积气在内,虽多因气血凝滞所致,但应注意其因阴阳虚损病变而来,以免贻误病机。

4.数脉

数脉以候腑,其象一息六至,搏动疾速。数为阳热亢盛,阴液亏损,为有热的征象。数而浮多为表热,数而沉多为里热,数而有力为实热,数而无力多为虚热。

紧:数而弦急为紧,其象来时劲急,按之长,左右弹指,举之如牵绳转索之状。但至数却不及六至,又名急脉。紧为寒风激搏伏于营卫之候,主寒,主痛,内而腹,外而身,有痛多见紧象。亦有热痛者,但必兼实数。热为寒束,故急数如此,但须有神气为妙。紧而兼浮,为外感风寒身痛。紧而兼沉,为腹中有寒,或为风痫。

促:数而时止为促,其象来时数,时一止复又来,徐疾无一定之状。促为阳独盛,而阴不能相和之候。怒气逆上,亦令脉促。此阳脉之极,为气痛,为郁闷,为毒疽,为瘀血发狂,为三焦郁火,为痰积咳嗽,为喘逆。

动:数见关中为动,其象数而独见于关。形圆如豆,无头无尾,厥厥动摇,寻之有,举之无,不往不来,不离其处。动脉为痛,为惊,为泄痢,为拘挛,为崩脱,为虚劳体痛,阳动则汗出,阴动则发热。

5.滑脉

滑脉候气。其象往来流利,如珠走盘,不进不退。滑脉为血实气壅,血不胜气之候。主痰饮诸病,为血瘀血盛。妇女经停无病,诸脉调,惟尺独滑,为有胎。上为吐逆,下为气结。滑而兼数,为热结。

6.涩脉

涩脉候血。其象虚细而迟,往来极难。或一止复来,三五不调。涩为气多血少之候,主血少精伤之病,为无汗,或为血痹痛。妇女有孕,而见涩脉为胎病。无孕而见涩脉为败血之候。

“春胃微弦曰平,弦多胃少曰肝病,但弦无胃曰死。”“夏胃微钩曰平,钩多胃少曰心病,但钩无胃曰死。”“长夏胃微弱曰平,弱多胃少曰脾病,但代无胃曰死。”“秋胃微毛曰平,毛多胃少曰肺病,但毛无胃曰死。”“冬胃微石曰平,石多胃少曰肾病,但石无胃曰死。”

大体的意思为春天脉象稍微弦一点,说明这个人没有病,如果秋天摸到病人脉象稍弦,可以推测春天这个人可能会感觉不舒服,因为春天的天象会使弦脉加重。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能明显摸到弦脉,都说明这个病人当下就处于肝病的象,为郁郁欲发之象,《内经》形容这种脉为“盈实而滑,如循长竿”。如果脉象弦硬而有力,没有一点柔和之象,说明病人当下处于肝死象,不管哪个季节摸到,逢春病情会加重或逢春会发病,到秋天便死。《内经》形容这种脉为“急益劲,如新张弓弦”。

时处夏天,脉象微钩为正常,任何时候能明显摸到钩脉,“喘喘连属,其中微曲”,都说明病人当下处于心病象,如果脉象钩到过极,无一点柔和之象,“前曲后居,如操带钩”,说明病人当下处于心死象,活不过夏天。

时处长夏,脉象微弱为正常,任何时候能明显摸到弱脉,“实而盈数,如鸡举足”,说明病人当下处于脾病象,如果脉象代到过极,无一点柔和之象,“锐坚如乌之喙,如鸟之距,如屋之漏,如水之流”,说明病人当下处于脾死象,长夏病情会加重,活不过冬天。

时处秋天脉象微毛为正常,任何时候能明显摸到毛脉,“不上不下,如循鸡羽”,说明病人当下处于肺病象,如果脉象毛到过极,无一点柔和之象,“如物之浮,如风吹毛”,说明病人当下处于肺死象,入秋病情会加重,活不过夏天。

时处冬天,脉象微石为正常,任何时候能明显摸到石脉,“如引葛,按之益坚”,说明病人当下处于肾病象,如果脉象石到过极,无一点柔和之象,“发如夺索,辟辟如弹石”,说明病人当下处于肾死象,入冬病情会加重,活不过长夏。

十安健康:分享健康——让更多的人收益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