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AN HEALTH ONLINE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快讯 > 文章正文

医二代与父辈的难忘故事 | 张乐:我成了父亲的同事

发布时间:2020-08-10 13:57

从小与父母相处的时间极少、自己吃饭、自己睡觉,“小打小闹”的生病不用去医院看医生……这大概是所有医生家庭中“医二代”“医三代”生活的真实写照。

总有人说,现在愿意学医的人越来越少了,但疫情后的高考,考生学医热情大涨。据百度发布的《2020年高考搜索大数据报告》显示,临床医学成为2020年考生们关注的十大热搜专业,“医学专业大学排名”相关内容搜索热度同比去年增长164%。

数据只是一种外在表现,更为重要的,应是社会各界对“医二代”“医三代”“医世家”更深入的关注,真正理解医者的伟大和崇高。他们对于医生职业究竟如何认知?晚辈与父辈之间有什么铭心刻骨的传承与延续?不论医学大家,还是平凡医者,白衣天使的桂冠皆非轻易可被承载,它需要荆棘编就,需要一代又一代医护人员用心血和汗水灌溉。

我的父亲张兵是一名儿科医生,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很忙。

小时候,经常一觉醒来,发现值完夜班的父亲刚刚进门。他总是一声不响地埋头吃饭,吃完,就要去“补觉”了。长大后,父亲担任湖南省人民医院儿童医学中心主任一职,更是忙碌异常。很多次,下班回家后,他刚刚端起碗筷,还未吃上一口,就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唤去,留给我一个匆匆的背影。

——张乐医生

张兵教授(左)与在母亲怀中的张乐

“白大褂”像一颗种子充满童年

记忆中,“白大褂”充满了我的整个童年。住在医院的家属楼,小伙伴们的父母大多都是医生、护士;放学后去父亲的单位写作业,身边也尽是医护匆忙的身影。在高二文理分科时,我就打定了学医的念头——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因为当时,我的文科成绩很好,语文成绩在全年级名列前茅,作文比赛也总会将一等奖收入囊中。但也许是出于就业前景考虑,亦或者,“做一名医生”的种子早已埋在心里,并在父亲匆匆的背影中慢慢生根、发芽。

由于工作繁忙,父亲很少过问我的学习与生活。但在得知我决定学医的消息后,他却和我进行了一次长谈:“你要清楚,你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职业道路。做一名医生,意味着你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努力。你的工作会很忙,会面临很多考试,甚至一辈子都要学习……”

说到这里,父亲顿了顿,看着我。那时,他口中的“难”于我而言尚无实感。而且,年纪小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可以克服一切困难,所向披靡。见我坚持,父亲微微一笑:“也好,反正这个世界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是需要医生的。”

“苦力”也是一种“福利”

学医不易,看着选择其他专业的同学们体验着丰富多彩大学生活,我却只得咽下口水,把每天都过成高三的样子。一次,我在父亲面前抱怨,他却板起了脸:“既然选择,就必须面对,如果你连这点辛苦都受不了,将来怎么当医生?”末了,他还“补刀”道:“我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当年,父亲是个“学霸”,都说虎父无犬子,女儿也概莫能外。

世上无难事,勤学加苦练。5年时光转瞬即逝,我虽没能成为像父亲一样的“学霸”,但却发现自己很适合做一名医生:在湖南省人民医院临床实习期间,我的临床思维能力得到了快速提高,外科操作比一些男同学做得更好,与患者沟通也十分顺畅。这其中,既有父亲多年来潜移默化的影响,也少不了他为我“特别定制”的历练。

当时,在我轮转到每个科室之前,父亲都会借同僚之便,请带教老师“照顾”我——老师们也确实非常“照顾”:无论转到哪个科室,老师都要求我比其他同学更早到医院、加更多班、跟更多台手术、写更多份病历……作为一名本院子弟,我从未享受半点“福利”,反而要干更多“苦力”。可现在想来,正是那些“苦力”,为我的职业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苦力”也是一种“福利”

毕业后,我考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心血管内科的硕士研究生,之后又回到湖南省人民医院。

记得刚刚转正后的一个夜班,一位患者病情突然加重,虽经全力抢救,还是走了。看到悲痛欲绝的家属,我心里十分难受。回到家后,我和父亲谈起这件事,他却一板一眼地告诉我,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与患者家属沟通、与护士沟通,又该如何向上级医生汇报……从始至终,没有一句安慰的话。

父亲对我的要求很高,正如他对自己的要求一样。多年来,他一直留着光头,只为化疗后的白血病患儿,看到这位同样“光秃秃”的医生叔叔时能多一分亲切。尽管每次和他进行“理性交流”总让我感到“压力山大”,但我知道,他心中一直住着一个完美的医者——那是他,也是他希望我追寻的目标。

张兵教授在新疆为小患者义诊

行医之路,道阻且长。尽管如今的社会环境对医生而言并不总是温情脉脉,但只要你仍热爱着这份

十安健康:分享健康——让更多的人收益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