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AN HEALTH ONLINE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快讯 > 文章正文

它被后世誉为“疫病通治剂”:荆防败毒散(荆防颗粒)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20-08-20 15:07

新冠疫情以来全国多省份均发布了新冠肺炎的中医治疗方案:成都中医药大学《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轻症居家中医调理建议方案(第二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型冠状病毒惑染的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云南中医药学会《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成药使用建议》、《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西医结合防治专家共识( 试行第一版) 》中,荆防败毒散及其中成药制剂荆防颗粒被列入推荐药物,用于新冠肺炎治疗。

下面请随小编来追溯下荆防败毒散的前世今生:

前世:治疫第一方之人参败毒散

荆防败毒散出自明代张时彻《摄生众妙方》,"治疮肿初起",由人参败毒散加减而成,具有温补作用的人参,防止助邪毒加重的弊端,加"祛风邪、散瘀血、破结气、消疮毒"的荆芥和"治风通用"的"风药中润剂"防风,其治疗范围从伤寒、瘟疫之类,扩展到"伤寒外感、多种疫病、痘疹疮疡、痈脓肿痛、瘀毒流注"等更广泛的疾病。

人参败毒散最早出自宋代官方药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长于治疗疫病。原书记载"治伤寒时气"。明末清初医家喻昌对此方十分推崇,称其活人败毒散。众所周知,古代每次瘟疫流行,总会造成大量人口死亡,而能从瘟疫中活下来是所有人的期望。活人败毒散,言外之意就是让人活下来。喻昌在其《医门法律》中指出:"昌鄙见三气门中,推此方为第一,以其功之著也。"提出人参败毒散诸药辛平,乃"治疫第一方",可称为"活人败毒散"。

今生:辛平之剂的荆防颗粒

荆防颗粒是根据荆防败毒散方剂采用现代制药工艺提取加工浓缩制成的中成药制剂,具有功效相同、现成可用、适应急需、存贮携带方便、口感较汤药更易于接受等特点,为荆防败毒散的使用提供了更为方便的替代选择。当代经方大家,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黄煌教授认为荆防败毒散实为治疗疫病的良方,推荐其用于疫区群体性预防与新冠肺炎的治疗。

荆防败毒散之前,医家大多采用麻黄汤、桂枝汤这些伤寒论的经典辛温解表药治疗瘟疫类疾病。但是麻黄汤、桂枝汤辛温之性太强大,发汗能力太强,尤其是麻黄汤,稍有不慎会导致发汗太过,损伤人体津液,反而容易继发各种不良结局。因此在现在这个方子并没有对应的成药被开发,算是强汗重剂的代表。

有医家认为荆防败毒散味辛性温,用于风寒外感轻证。但是通过梳理历代古文献记载,发现荆防败毒散实为不拘风寒、风热的"辛平之剂"。如《麻疹活人书》《麻疹备要方论》均言荆防败毒散为"辛平之药",吴澄《不居集》中将荆防败毒散列于"辛平解表剂"下。因此荆防败毒散中药之五味以"辛"为主,四气以"平"为主,因此历代医家对荆防颗粒(荆防败毒散)的认识并不局限于解表散寒。

荆防颗粒最大的处方之妙在于可透散疏利全身各处蕴结不散的邪气。尤其是其处方中荆芥防风这个药对的加入,使得方子相比前身人参败毒散更加疏散透利,邪气出路更加通畅。这种疏散透利的轻巧,使得整个方子适应人群更加广泛,也不容易造成出汗太过的弊端,极大地增加了药物的普适性。因此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黄煌教授才推荐荆防败毒散可以用于新冠肺炎的群体性预防。虽然没有临床研究开展,但是已有诸多省份将其加入相关的诊疗方案,足以见其历经数千年的实践,疗效已经深入民心。

现代临床上同样运用荆防败毒散治疗多种传染性疾病,如小儿流行性感冒、急性病毒性上呼吸道感染、甲型H1N1 流感、流行性腮腺炎、水痘、登革热等。同时荆防败毒散对多种兽类疫病具有良好疗效,被用于兽医防疫及治疗的一线,如猪流行性感冒、鸡呼吸道病毒性感染性疾病、牛传染性鼻气管炎、雏鸭病毒性肝炎、蛋鸡等致病性禽流感等。

荆防颗粒是荆防败毒散现代应用的成方制剂,众医家根据其"擅透邪败毒"辛散平和之药性不断拓展适应症,是治疗瘟病初起的良剂;对各类疫毒邪气所致的疾病初起阶段均有良好效果,可作为疫病群体性预防用方使用;发汗解表,散风祛湿,家中常备四季感冒药;不论性别、年龄、地域、气候均可使用,一天三次,一次一袋,味甜微苦,依从性高、安全性好。

十安健康:分享健康——让更多的人收益健康。